入會申請 組織架構 學會章程 本會簡介 聯絡我們

本會十周年誌慶,中央政府駐港聯絡辦主任高祀仁題詞:以文會友聯誼 用筆議政建言 ;香港特別行政區行政長官董建華題詞:啟迪文化  詳細>>    本會十五周年誌慶,中央政府駐港聯絡辦主任彭清華題詞:弘揚正氣 激濁揚清 ;香港特別行政區行政長官曾蔭權題詞:積智為公  詳細>>

   
會員文章  
認識法治 保衛法治
認識法治 保衛法治  [2010/9/6]   作者:  林桑田 
 
 
何謂「法治」?這雖然只是一個普通的常識性問題,但對香港卻是一個頗為重要的問題,因為香港是法治地區。依照「動感之都」,可以稱香港為「法治之都」。既然生活在法治的香港,多明白一些「法治」的涵義,無疑是「有百利而無一弊」。

「法治」的涵義是多方面的,擇其要者,列舉如下:其一,「法治」就是以客觀的法律規則,取代個人的主觀意識,作為施政、管治的依據。現時大家常說的「以法施政」,就是這個意思了。

法治核心人人平等

其二,「法治」是一種政治形態,與之相對的另一種政治形態就是「人治」。

其三,「法治」就是按照經過立法制訂的法律治理國家的政治主張。「依法治國」,也就是「法治」。

其四,「法治」意味著人民尊重司法獨立和尊重司法人員;與此同時,也意味著司法機構和司法人員同樣尊重行政機關、立法機關和廣大人民,包括尊重大多數人民即主流民意對某一案件判決結果的不同意見。

其五,「法治」的核心價值是「法律面前,人人平等」,但筆者認為還可具體化衍生出「法官面前,人人平等」,因為,假如認為法官「永不出錯」,或並非「法官面前,人人平等」,那就不是「法治」而是「人治」。

古希臘思想家、哲學家亞里士多德在《政治學》中指出:「法治應包含兩重意義:已成立的法律獲得普遍的服從,而大家服從的法律又應該本身是制定得很好的法律。」亞里士多德還在該書中說:「法律是一種社會秩序的形式,好的法律必然意味著好的秩序。」值得指出,亞里士多德認為,「法治」遠遠優勝於「人治」,他與許多啟蒙思想家一樣,主張任何機構、團體或個人,都不可以及不應該享有法律以外的特權。

從歷史觀說,「法治」並非是靜止不動的政治形態,「法治」也與時俱進。由古希臘、古羅馬時代到今時今日,「法治」一直不斷地在完善和完美的過程之中。舉例說,現代社會的法治,更強調法律與所在社會的互動,強調個人與社會的和諧、人類與自然的和諧。現時世上許多國家或地區已制定了不少涉及環保、氣候、排污、低碳等方面的法律,為的就是人類應與自然和諧相處,當然也是為了保護人類賴以生存和生活的地球生態。

大律師應尊重法治

任何人既然在某一社會生活、工作、甚或娛樂,都有責任與這個社會保持和諧關係。如何保持和諧?最簡單的答案是四個字:奉公守法。人在法治社會,更應奉公守法。社會管治三大系統的工作人員,即行政機關的官員、立法機關的議員、以及司法機關的法官,尤其要在奉公守法和處事公平公正方面以身作則。對於一個以「法治」為圭臬的社會,並檢視「法治」實行的程度,上述三大系統工作人員的表現,至關重要,具有「樣板」的作用。以上是「官」的一面。

就「民」的一面,當然也要奉公守法,以作良民為榮。其中,特別是法律界人士,理應格外尊重「法治」,成為民眾的表率。近日,有余姓大律師發表「高論」,指民眾不同意法官的判決,「示威到某個程度……可能引致藐視法庭」云云。這種說法,不但是「威嚇」,且根本不符「法治」精神,不准法律與社會互動,把「司法獨立」變為「司法獨大」。這樣的論調,不是「以民為本」而是「以官為本」,不是「法治」而是「人治」,可以評之為十足謬論。香港是法治地區,身為大律師而不尊重「法治」,或者因私心自用而任意扭曲「法治」,那是要不得的。余大律師的「偉論」近日遭到各方「口誅筆伐」,其中要害就是違背「法治」精神。

雙重標準應受譴責

就余大律師的言行而言,還有一個「雙重標準」的問題。一九九九年及二○○五年的兩次全國人大常委會釋法後,余大律師兩次參加向全國人大常委會「示威」的「黑衫遊行」。這樣的「示威」,是不是已經到了「藐視法庭」的程度呢?對此,余大律師會以「單一標準」還是「雙重標準」作出判斷呢?其中關鍵,在於是否對「法治」有正確的認識?又是否真正尊重「法治」精神?假如有人扭曲「法治」,將「法治」當作一己之私的工具,那就不但是不尊重「法治」,更且不是正人君子應有的言行了。

香港人常說「我愛我家」、「我愛香港」和「愛國愛港」。這個「愛」字,涵義廣泛,其中肯定包括了尊重「法治」和弘揚「法治」精神這一項重要因素。既是「法治之都」,當然「法治精神」不可或缺。中世紀時代的歐洲,城邦幾乎等同國家,與中國古代(例如戰國時代)類同,城牆的重要性不言而喻,可以推論至萬里長城。所以,有歐洲的啟蒙思想家提出,「人民應為法律而戰鬥,就像為城牆而戰鬥一樣」。

法律是社會思想的結晶,法治是歷史經驗的積澱。以法管治,依法施政,尊重法律,防止扭曲,才是「司法獨立」和「法治」的真諦。必須避免出現或有意無意散布「司法獨大」的極端言行。這才是真正的「法治」,這才是香港之福和港人之福。
 
 
[大公評論]  
按下顯示地圖